姫様の鎮魂歌 [深淵舞踏]感评

他把爱情友情给了他

他把亲情给了父亲,把友情和爱情给了“他”。

标题好文艺好基情好羞羞羞啊。
其实这只是篇影评。orz
昨天去看了《机械师(The Mechanic)》,本来想长篇大论滔滔不绝地口水一番,想想还是算了吧。多麻烦……

这片果断是两个男人的搅基电影,不是基佬胜似基佬的《基械师》!
中途小受任务的GAY片段简直闪瞎了眼,主动引诱/贞操危机/血腥暴力全都让人无法直视……
真的——好·基·啊!
过程蛮好玩的,尤其是小受撒娇(?)似的对小攻说“我饿了”,超可爱!还有,接受第一个任务时小受对小攻说“你是让我杀了他不是让我强X他对吧?”,小攻眼神一横过来,小受抿嘴偷笑,超超超可爱!
687b990agw1dvtdw28438j.jpg
让我感觉最基的情节,是小受Steve在自己爹挂了的时候没哭,知道Arthur就是杀他爹的凶手时却哭得两眼红红。但后来重下了网上的未删节版看发现是我看错了,小受爹死的时候他哭了的……残念……(喂!
对了,未删节版的那两段啥其实真的有存在意义?
开笔记本电脑那个不说了,情节需要。露脸的俩女的完全是来龙套的好吗!

对结局灰常的不满意!!
有人竟然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我看是“情理之外,意料之中”才对吧!!
Arthur你个渣攻太没人性了,呜呜呜呜,杀了老子还要杀儿子,一个是你老友一个是你搭档好吗,就算人家要杀你不也是正常的吗,你不也看出来了吗,你心里不是很歉疚吗,你所表示的对过去的歉意是在放屁吗,你怎么能这样嘤嘤嘤……
你还我的小萌受啦!【砸墙
Steve最后读到纸条时大笑的表情简直就像在开心。
因为Arthur没死?或者自己棋差一招很可笑?又或者单纯暴虐崇尚所以高兴?
看到多人在说小萌受看到纸条后还是有逃生时间的,反正应该不会有续集的……我祈祷他没死吧……
虽然最后车子里的确没人……但是在各种错漏穿帮的影片中去追求严密的逻辑会不会太……(停!不可以往那边想!

很喜欢影片中那把枪啊,银色的>.<,枪身两边都刻着字:
【左】AMAT VICTOTIA CURAM
【右】VICTORY LOVES PREPATATION
俩都一个意思,“胜利垂青有准备的人”,一边拉丁文一边英文而已……
然而!我能吐槽片子里出现的枪不是同一把吗……?
Steve你一定是拿错了对不对?这根本不是你老爹那把枪对不对?
那谁,你为了点题也不能这样吧……这个主旨一点都不好!太勉强了!你是天朝小学生吗!为了首尾呼应还给枪一个特写镜头,可是枪身上刻的编号不一样啊魂淡!!!
687b990agw1dvte7o7r61j.jpg
……好吧好吧,在纯打斗片挖掘细节逻辑和深意一定会一脸血,所以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片子嘛总之就是各种打,打得好真实啊,摔来摔去的,看着都肉痛= =对比之前下下来看的真人版《如龙:阿修罗篇》,真想对真人版如龙的制作人和演员大叫:拜托你们打真实点好不好,那种轻飘飘的拳头看起来实在太假了啦!

另外,想吐槽下Arthur从快爆炸的车里滚出去的那个场景。
真的是“滚出去”啊!
2CH上形容他是这样逃脱的。
      ↓↓↓
|r'⌒X⌒X⌒X⌒X⌒X⌒X⌒X⌒X⌒X⌒X⌒X⌒X⌒X⌒X⌒ヽ ⊂゙⌒゙、∩
|ヽ__乂__乂__乂__乂__乂__乂__乂__乂__乂__乂__ノ  ⊂(。Д。)

圈圈圈圈圈圈圈圈滚。
滚得这么圆润。笑抽了好嘛……

看了下1972年版本的片尾,原版的Steve真是酷拽刁啊,各种自信满满的挑嘴笑,长得比新版的要帅一些?不过还是觉得新版很可爱,毛毛躁躁又颓废却有人情味(对父亲和基友),眼睛近距离看格外漂亮。
据说原版的剧本最初俩男主压根就明确是GAY,后来要拍成影片遇到了演员拒演GAY情节这种困难所以……
所以新版又为了迎合剧场才弄得这么基?=口=
时代!时代的进步啊!【感叹
要是三版剧本摆在一起,我大概会最喜欢最原版的……
动情即输。
文艺又老套。
line

《玩偶游戏》的一点感想

因为之前看到有人说里面一个叫“羽山秋人”的角色和一色很像,所以去补了这部的动画和漫画。
先看的动画,再看的漫画。
看完之后又一次感叹动画和漫画是各有各好。
动画有声优、有bgm、人物会动;漫画则是对角色性格的处理把握更准确,主线情节比动画完整。动画在改动的时候,去掉了一些漫画中经典的画面,让人蛮遗憾的。
动画和漫画都看下来,造成我对男女主角的排名是:动画版纱南>漫画版秋人>漫画版纱南>动画版秋人
话说这动画版和漫画版的男女主角有时候甚至会给我一种不是同一个人的感觉……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把他们当成不同的人来看,抱走纱南~~
配角中最喜欢的是直澄,最喜欢的歌舞团体是少六队(咦!?)
为什么最喜欢的是动画版纱南?这要归功于动画本身,会动、会哭、会笑、会歌唱、会奔跑的纱南真的相当占优势,台词宛如连珠炮,动不动就喜欢唱歌来体现各种心情,超有趣。乐观,行动力强,关心人,纱南让人无法不爱。
相比漫画版就失色一些,不会动……积极乐观性格的表现力度就减半了。
漫画版里对羽山秋人的情感描写就比动画版要好,动画版的秋人可真是……国中篇的时候我会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略花心的感觉。
很多人大概很讨厌松井风花,但不论漫画版还是动画版我都不算讨厌她,当然也算不上喜欢(我喜欢的只有纱南……),因此以下不算为她辩解,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感想: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况且答应当她男朋友的本来就是羽山秋人自己,为什么却总要去责怪风花呢?她的确是只喜欢温柔的秋人,只喜欢被纱南改造过的秋人,可是这样也不算她的错吧。她没经历过纱南和秋人的小学时期,不可能熟悉他们的过去。如果他们是同时期同一个小学上来的话,我相信风花也会像小刚和亚矢一样祝福纱南和秋人,并且为他们在一起而做出努力。
纱南和秋人的误会我会认为秋人错多一点,谁让他明知道纱南是个迟钝的女人还不把喜欢说明白,光是亲亲亲她也不会明白的啦。可是秋人本来就是那种个性,又让人有点难责怪他。
总的来说,喜欢《玩偶游戏》的人应该把动画和漫画都看一遍,尤其是对动画版国中篇里羽山秋人的表现不满的人!去看漫画版吧!虐的就是他!
顺便一说,我喜欢动画版的ED“パニック!”和“DAIJO-BU”。尤其是“DAIJO-BU”,前奏部分有一种发展成新的危险局面,歌词开口第一句却就是“完全不要紧”……这到底哪里不要紧了啊……
line

最低限度的完結

——關於《企鵝兄弟》的回憶

以下為人物及劇情感想,可能含有主觀意見,苦手慎入。劇透慎入。
最初發表在豆瓣上,因為這邊可以加入更多自己的感想又貼過來。哦也。長文表達我滿溢的少女心。

《企鵝☆兄弟(ペンギン☆ブラザーズ)》(又譯《企鵝男孩》)。
NNN早以前同學借我看的少女漫畫,作者是椎名あゆみ。一直都很喜歡很喜歡的一部少女漫畫,劇情有趣,有歡笑,有感動,還有淡淡的純愛。
b169de3451cb6b0b0a55a9bb_20120702055846.jpg
當年特別中意其中兩位男角的名字,其中一隻叫作一色宵威(右上角),另外一隻叫作西崎快人(左上角)。尤其是“一色宵威”,可能是對這四個字的組合感到驚豔,印象特別深。
世界上怎麼可以有這麼動聽的名字?
-_______-對著名字花癡了。
設定是私立常盤學園的學生分成黑白兩派,派系相爭,灰色則是自由人,女主角三嶋陽菜轉學到這間學校后立志改革學校這個不良風俗的故事。(←現在會覺得這種簡介好無趣
失憶女主角轉學恰逢潔癖青梅竹馬!欲還手帕卻慘遭拒絕!被奪吻魔安慰恨失初吻!救學生惹怒黑派頭頭!激·波瀾迭起的校園風波,看主人公如何攪亂這一片混合黑白的戰場!?(這啥……

最近重溫了這部漫畫,依然覺得好好看!可是……
啊啊啊!!!結局到底腫麼回事!??
作為一部少女漫畫,讀者們最想知道的“女主角陽菜到底和誰在一起了?”這個問題被永遠的懸空了,前面關於戀愛元素的不足,導致作品在途中就被停載。即便是看完了後來補充的第五卷,還是有一種故事並未完結的感覺。要是能再多個四五卷……著重刻畫角色們之間的感情,一定會是非常優秀的作品……
只是已經沒有機會了……好可惜……
難怪每次懷念的同時都會有油然生出一種遺憾,主角的感情線都沒有明確嘛!陽菜啊,你情歸何處?
裏面的所有人物感情,也都還處於單行狀態:
  陽菜→小恭
  一色→陽菜
  小柴→陽菜
  流羽→小柴
西崎和飯島好像是互相喜歡,卻又有有種已經回不到過去的感覺。況且,以前我會希望西崎喜歡的是陽菜啦……(够了,不要再來添亂了!)他們吵鬧互毆很有趣啊,雖然以前還以為小柴是男主角……現在看來,即使小柴真的是男主角,地位也是岌岌可危哦。
陽菜恢復記憶后,似乎開始在意一色,再加上流羽喜歡小柴,如果是一對一的模式,小柴和流羽的可能性似乎更大?
原來甚至覺得一色可能會和白雪在一起,重看后發現,他的確是收了白雪的巧克力吃掉了,但根本不可能把白雪當成戀愛對象。畢竟他最在意的,只有那顆不要命的把他從黑暗深淵中撈出來、一度消失又再度出現的太陽——陽菜。
最終卷是作者拼命爭取來的,主要講陽菜再度打開了一色的心扉,還有他們小時候的事情。
這兩小隻小時候的婚約劇情真的好可愛!
陽菜追著一色跳下橋,腦袋被浮木撞了一條口子,在那裡說她以後要是嫁不出去了怎麼辦。
  一色:你要是嫁不出去的話,我會負責的。
  陽菜:!
  陽菜:各位同學,三嶋陽菜和一色宵威訂婚了,請大家為我們祝福!

——嗚嗚嗚,救命!好萌!好想對陽菜豎起大拇指!
然而,可是,但是……你們當時才上小學一年級啊!!!【跪
笑炸~
末尾是開放式結局,不過從開始作者以前的碎碎念看來,她心中肯定是有設定男主角的。
再聯繫最終卷的劇情走向,作者心中所屬意的男主角應當是一色?(別揍我
在橋上那段話根本就是告白嘛,雖然走向搞笑了。“你要是跳下去,我也會跳下去的!不過,別指望我會救你!因為我不會游泳!”
好想吐槽!既然不會游泳,你還玩什麽“You jump,I jump”啊……
這裡也充分體現出一色將陽菜看得勝過生命,之前一直都是別人口裡說出來,從自己嘴裡說出來程度就是不一樣啊!
並且我好喜歡開頭的扉頁,懷抱著一色的陽菜好治愈。
syouihina.jpg
卷尾有作者的心裡話,說自己心中沒結束的故事踩刹車覺得好不甘心,並且沒有能畫到戀愛的部分很抱歉。啊啊啊,真是越看越覺得可惜,明明心中有構思,卻因為連載中讀者流失導致作品被腰斬沒有辦法畫出後面的部份,我是既為之惋惜,又心情低落。
在日站上也有看到說故事很有趣,整體上卻是“未完成”,很惋惜。
沒錯,這樣的收場方式實在令人扼腕,對於喜歡這部作品的讀者而言真心殘酷……
但最難過的應該還是作者本人吧?
構思好的花蕾不得不被掐掉。
以此看來,可以任性的作者的確是很幸福呢。
(啊啊啊,爲什麽這個時候我會想起富奸……【擦汗

下面是自己對角色們的印象:
三嶋陽菜
阳菜~01
  主人公。太陽一樣閃閃發亮,活潑開朗又有正義感,一頭短毛像個男孩子,嗯哼,總之就是元氣少女!
  我非常喜歡這個主角,行動力強,不花癡,又勇敢。
  平時都是男孩子一樣的打扮,不過好希望能看到展現出她女孩子魅力的打扮哦!

一色宵威
小威~01
  潔癖者。為人極端冷淡,學生會會長,白色的首領。
  和西崎是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形式上的兄弟,兩人互相看不順眼。
  只重視陽菜。只有遇到和陽菜相關的事,一向冷靜淡定的他才會亂了章法。為陽菜向西崎下跪,看到陽菜和西崎親密混亂得撞門,陽菜要跳架橋不會遊泳的他甚至要隨她跳下去。由於陽菜的叔叔小恭的要求,爲了不讓她記起過去而崩潰,壓抑自己的心情疏遠了她。
  誰都看得出他喜歡陽菜。
  正如他自己所言,從九年前開始他就把陽菜說過的話當成心靈的支柱,把她看得比任何人都重要。我看他這輩子要是能結婚,對象也只能是陽菜了,其他女性別說走進他的心了,連觸碰他身體都不可能……
  如果他出角色歌,肯定是“YOU ARE MY SUNSHINE”之類的……(對不起我想笑)……
  故事最後雖然是開放性結局,但一色的戲份在有限篇幅的故事里明顯偏重,大概是最有可能和陽菜發展成情侶關係的男角。

小柴哲太
小柴~01
  奪吻魔。全國模擬式的第一名。智商超高的天才
  搶走陽菜初吻的傢伙,還擅自發明了“太陽組合”這個稱呼,作為灰色的軍師默默在身邊支持陽菜。
  單就前面兩點來看,我會以為小柴才是男主角。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機會發展到戀愛劇情,在出現的篇幅里陽菜又只把他當成好朋友,有點像男主角,地位又很危險。喜歡陽菜,程度上卻不如一色,連他自己都承認,他和一色兩個人喜歡的程度不能算是同一次元的東西。
  這些都讓人覺得小柴好像一隻有潛力卻沒得機會上升的股票。
  出角色歌的話,應該是“GET YOUR HEART”或者“WAITING FOR YOU”之類的……
  如果能發展到戀愛劇情,大概會變成他和一色1V1的形式爭奪陽菜。幸或不幸,已經沒有後續可以驗證了。在最終卷里,陽菜似乎對一色已經心動了,這點小柴自己也應該有覺察到。

西崎快人
快人~01
  暴力狂。任性又無恥,個性敏銳的問題兒童,黑色的首領。
  看上去是一根筋的熱血笨蛋,實際上雖然易怒,卻不是完全沒腦子的人。
  以為一色是他同父異母的親哥哥,因此對一色格外在意,不過他倆當然超級合不來。
  西崎和陽菜還挺速配的,我是說髮色……兩個人都喜歡互相毆打踩踏,一不小心就會演變成打架/吵架/笨蛋情侶什麽的……
  出角色歌的話,可能大概也許是“SEIZE YOU,BEAT HIM”之類的……吧……反正我覺得這兩件事他一定是同時進行的……望天……
  按照第五卷的發展看來,西崎是已經退出男主角之爭了……
  本來還對他很期待的說!可惜他竟然表明自己真心喜歡過的只有飯島。即便他自己說過去的都過去了,真能要發展到後面的話,西崎和飯島複合的可能性應該很大吧。畢竟當時是因為誤會才分手的。
  啊啊~殘念。

宇沙美流羽
流羽02
  很可愛的女孩子。陽菜小學時的朋友。暗戀小柴。
  她出現的時候我很認真的以為她就是SNAKE,重溫的時候我還是以為她是SNAKE……第一印象原來這麼可怕……作者也有過將她設定為SNAKE真身的意向,不過因為這樣的話她以後就沒辦法出場了所以否決掉了。
  嗯嗯,其實我惦記著小柴怨念的草莓捲到底是不是被她拿的……哇哈哈哈……

飯島豐
丰~01
  黑幫“飯島組”老大的女兒,會作曲彈鋼琴的美人,和西崎快人在國中時交往過三天。
  可能因為我之前比較希望陽菜和西崎在一起的關係,對飯島會有一種“作者會不會把她和西崎寫一塊啊,那樣的話絕對不要!”的敵對感。
  不過單論角色而言還是很不錯的,很純情。XD

三嶋恭一
小恭01
  流浪癖。有才能的畫家。
  陽菜的叔叔。同時也是陽菜的單戀對象。
  說實話我不太喜歡抽煙青年,所以對他沒什麼感想。
  從最後看來,我幾乎會以為他認可的侄女婿就是一色了。(咦?)明明對小柴說什麽“陽菜才不給你,不給比我差的人”。=___=||||

白雪次實
白雪~01
  從小6開始就單戀一色的女孩,比一色大一個年級,在學校男生中很有人氣。
  SNAKE的真身……
  除陽菜外,她是一色唯一一個肯接受巧克力的人,所以大家都以為他們在交往。(一色:那是謠言!才沒有可能在交往-___-)
  加入灰色后就沒怎麼登場了,也放棄一色了。

自己最期望的配對NO.1:一色X陽菜
自己最期望的配對NO.2:西崎X陽菜
……沒有NO.3,小柴,對不起……嗚嗚嗚(←虛偽的眼淚)……

最喜歡當然是一色,對什麽都漠不關心唯有對陽菜極度緊張,總之就是反差萌!
最期望一色和陽菜的LOVE★LOVE狀態!兩個人實在太有愛了!
陽菜(ひな)和宵威(しょうい)。一個名字里含有“陽”,象徵白天,一個名字含有“宵”,象徵夜晚,順便一說,作者真的是有這樣想才這樣設定的名字哦。不得不讓人遐想連篇,會不會是體現“互補”的配對呢~?
一色是個極端冷淡的人,唯有對陽菜特別溫柔。這樣的溫柔與重視旁人都看在眼裡,即使陽菜自己遲鈍到完全不以為一色喜歡她,可是別人真正提出來提醒她她也無法否認:她是一色心中“特別”的存在。
也許全世界,乃至一色一生之中,都只可能出現她一個。
一而再地打開他心扉的,只有她。
也許會有很多人以為陽菜對一色只有擔心和同情,可是我看到的完全不是這樣。一色接受巧克力那裡陽菜臉紅了,而且還想:怎麼回事……我預感到全新的感情,正在慢慢萌芽……
全新的感情,莫不就是對一色的喜歡!?=v=
一色跟陽菜正常交談的時候,小柴問陽菜幹嘛笑得那麼噁心,陽菜自己也說:“人家高興嘛,能夠這樣的和一色說話,好高興。”
扉頁里也有寫“每次看到這樣的一色,我就覺得好開心、好快樂哦……”
——正常來說,哪有一個人看到另一個人就開心成那樣的……除非她喜歡他……(未定式?)
最最最關鍵的是!一色約陽菜上天臺有話說,大家以為是愛的告白,陽菜更是臉紅得不行,雖然沒有明確會接受,但是也沒有明確會拒絕!
一色你好佔便宜哦,被接受的可能性好大。【拍肩
就算被拒絕,就算陽菜有其他喜歡的人,這傢伙也是不會放棄的吧,陽菜飛去法國,小柴問一色,如果陽菜“被法國的男人搶走的話怎麼辦”?一色直接回答:再搶回來就好了。
——GJ!豪氣!好男人啊!
還有,兩人小時候睡過了……【被踹開
不不不,我是想說他們小時候的劇情好可愛,太萌了。每一處都很萌。尤其是陽菜經過格鬥后把一色強行帶去學校,還有兩人隨便訂婚的劇情。太——可——愛——!
iya03.jpg
陽菜去一色家搶人的時候,那個黑化的表情絕贊。幾乎是把一色緊緊抱(抓?)在懷裡……
兩個小孩睡在一張床上,我總覺得一色比較像女孩子……
對了,看了下別人的感想,說三個主要男性角色(一色·西崎·小柴)中,一色完全是個開掛角色。西崎是打架強,但是極度笨蛋;小柴是天才,但是肉體勞動苦手。對比一色,不但腦子聰明,而且打架也強,又和陽菜有過去作為交集,關係循序漸進。
噢!噢噢!!這麼一想的確是這樣沒錯!!一色你就是少女漫的王道男主角啊!【毆

再說說西崎……
會打女人的男人真的很討厭!
但是,他和陽菜互毆卻……怎麼回事……格外萌……
我大概真的很喜歡這種歡喜冤家型的。光是看到就覺得好歡樂好好笑。
每次看到西崎覺得很困想翹課回家睡覺、陽菜見到便一包袱甩他臉上讓他立刻清醒追過去毆她的那一幕,就超想笑出聲。
你們都給我一加減啊!!!
正如西崎的表姐宮部夏海說的,西崎這個傢伙個性其實很單純,所以需要一個人站在和他對等的角度上跟他談戀愛。
而且,這兩個人在一張床上躺過。(←又來了
熟睡……
西崎幾次抓著陽菜假裝非禮,結果都是什麽都沒做,親一下都沒有!真想說“虧你還是黑色的首領,好沒出息啊”,可要是做了什麽就不是純愛了吧……【遠目
陽菜算是把西崎從歧途中救過來的人,最後西崎這傢伙開始恢復以前的爽朗,表情也變得溫和了。連學校里的人都覺得很不可思議,那個可怕的西崎,居然會聽陽菜的話,變得越來越不可怕。而且西崎還立下了絕不會如一色所願變成廢人的誓言。
就一色的視角而言,最好的狀況當然是陽菜和自己在一起,最糟糕的狀況,肯定是陽菜和西崎在一起吧……(噗!
不知道爲什麽,一想到陽菜和西崎在一起,腦海裡就自動浮現出一色一臉青筋、西崎一臉得意的畫面。=___=|||(天音:所以你追陽菜還是爲了讓一色臉色難看?)

37d3d539b6003af32a76a5d9352ac65c1138b6be (1)
最後,好喜歡這部漫畫啊!
椎名さん,我好想見到你問你陽菜到底和誰在一起了啊!【放聲大叫



PS:搜索人物名字的時候居然發現了某本抄襲本作劇情的小說,甚至連人物名字都抄,頓時一陣作嘔。
那種感覺,該怎麼說呢……
就好像在別人過去美麗的回憶里撒上了一把蛆蟲。
……不是一般的難受……

more...

line

Fate/Zero第四卷感想

第四卷迎來了故事的終點。
被背叛的時臣,這個人的可悲之處在於連到死都不知道爲什麽死的。除了將“Azoth之劍”作為友情證明贈給了綺禮,甚至還將凜的教導工作拜託給綺禮。
而這個接受這把友情之證的劍的聖職者,在下一秒就用這把劍從背後插死了時臣。
死去的時候想必思考回路的轉不過來吧,自始自終可歎的遠坂時臣。
時臣死後,和Archer的契約結束,於是綺禮和閃閃這一組迅速締結了新的契約。時稱“神父和他愉快的夥伴們2/3”。(噗,還少一個Lancer愛爾蘭光之子
時臣一死,另一個男人也得跟著悲劇,毫無疑問,那就是間桐雁夜。
雁夜不但被綺禮耍了個團團轉,還被心愛之人遠坂葵誤會是殺了她丈夫的兇手。曾發誓永遠不讓葵哭泣。而此時在時臣屍體面前不斷流出眼淚的葵,用仇恨眼神看著雁夜的葵,和記憶中那個深愛女人溫柔看他的樣子相去甚遠。
處在這種情形下,思考回路完全無法再做出任何正確的判斷,雁夜能做什麽?
——崩潰,瘋狂,變質!
陷入混亂的雁夜,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掐住了遠坂葵的脖子。
對他來說可笑而又殘酷的結局,這個男人自己掐斷了自己的希望之火,他想要她永遠幸福微笑的葵,他想要拯救的櫻。間桐櫻對他也不過是從心底,深深發出地嘲笑和不理解:“這個人爲什麽還要回來?”以及“不能夠違背爺爺。”
自始自終,他所期待的救贖都沒有能理解他,可憐可哀的男人,生命之火緊緊隨著他畢生視為仇敵的男人遠坂時臣,熄滅了。(基友的極MAX奧義:愛與殺,死與殉
拋開這兩個悲劇掉的男人不談,這一卷最精彩的Servant之間的戰鬥奉獻給英雄王和征服王。
征服王伊斯坎達爾,豪氣萬千的英靈,帶領“王之軍隊”向著古老的英雄王金閃閃(不行!無論如何我也打不出“吉爾伽美什”這五個字!)揮師。閃閃終於亮出出了自己無上的寶具EA(乖離劍),一擊之下切列了世界,將“王之軍隊”與整塊“空間”擊碎,灰飛煙滅。
征服王就算只剩一個人,仍咆哮著向閃閃奔去砍去,而“王之財寶”也不能阻絕這位英雄前進的腳步,最後閃閃還是靠“天之鎖”這連神靈也能束縛的寶具才困住他,而後……(我爲什麽會寫了這麼多描述啊混帳!
戰鬥很明顯是金閃閃贏了Rider挂了,死則死矣,精神繞梁三尺不消。征服王的豪邁氣概毫無疑問的衝擊了我的大腦,與小弱受韋伯的約定,要他“活下去”,作為歷史的見證者,見證征服王的偉大戰鬥。
曾與這位偉大的英雄並肩而戰,最後作為他的臣下,見證了這場雙王之爭,韋伯小受你也無憾了吧。(不愧是虛淵玄親兒子,居然能活到最後!擦!
這場戰鬥的確氣勢恢宏,每個畫面都通過文字像直接打入腦中,所以就算現在我也能記憶深刻的在腦中重現。不過最觸動我個人靈魂的地方要屬Rider問金閃閃是否願意和他比肩而站,征服世界的時候,金閃閃的回答——
“很遺憾。我並不需要第二個朋友。吾友古往今來都只有他一人。”
恩奇都。
在我腦海中沒有過多印象的名字,以一種清晰明白的姿態展現於腦海之中。
此時此刻,我終於明白爲什麽金閃閃這個傢伙如此深刻的吸引著我,不僅僅因為他是個喜感帝(口胡!),不僅僅因為他高帥富(啊呸!),只是因為,這個傢伙——
孤傲。
即便他不可一世又強盜邏輯,邪惡又只追求自身慾望(←嘛,滿滿的都是萌點),可是……可是這個傢伙有知音,曾被人完全理解,被一個他自己所承認的摯友……【淚奔
所以我才有預感又要基掉嘛!只能說不愧是基閃閃?【扶額
再看閃閃和Saber和戰鬥,=v=好吧,這個混球又開始犯渾了,歡樂連發——
“Saber……你墮入狂妄執念俯身在地的樣子,讓你變美了。”美你妹。
“把劍扔了,做我的妻子。”做你妹。噢漏。
“就算不理解,聽了這話不覺得開心嗎?不是別人,是我,承認了你的價值。”開心你妹。承認你妹!
大概可以料想到Saber對於這番話是什麽感想,不可理解又屈辱。如果放到現代社會的話,絕對會覺得在說話的人是個徹頭徹尾的神經病……偏偏還是個無法迅速用武力打倒讓他閉嘴的神經病。【抓腦門
最後的最後,當然要說一下切嗣和綺禮這對“命運的基友”。
  切嗣眼裡只有綺禮。綺禮眼中只有切嗣。
——噗,神馬鬼形容……這才是相愛相殺的典範啊喂!
到最後才終於見面的兩個人,一見面就開始了不得了的鬥毆。於是描述他們戰鬥場面所用頁數應該算其中最多?
兩個人打到最後,生死交錯的瞬間,一起被聖杯中溢出的黑泥澆了個濕身。(對不起讓人聯想到不好的東西了【捂臉
在與聖杯的意識連接中,切嗣看到了絕望之中的絕望,由此,我想他也沒心情去實現什麽願望機制了。感想就是,所謂的萬能願望機器,痛快地把大家都耍了一把。
先從聖杯意識中蘇醒緩和過來的切嗣秒了綺禮,最後命令Saber破壞聖杯。
可憐的Saber,淒絕的Saber,寄託願望于一個虛無奇跡的騎士王,最終卻要親手毀了自以為能通往奇跡的道路……哎喲喂,完全不能互相理解的Master和Servant,被寫上的命運,註定以悲劇收場。歸於虛無的英靈Saber想必最後只能在下一次召喚前默默垂淚。
她的好基友Berserker蘭斯洛特蜀黍呢?
……早早捲舖蓋回老家去了……在Saber遇到戰勝Rider的Archer金閃閃之前……在我還來不及書寫的時候……被“完全不理解別人心意的王”偶然戲劇性的一劍送歸西天了。(喂
最後的最後,切嗣無視復活的綺禮,跑去救人了,可以理解為他眼中沒有綺禮。然而,正如大家所預料的那樣,被切嗣徹底無視的綺禮,深深地怨了,恨了,愛了。【攤手
切嗣在廢墟殘渣之中救出的人——衛宮士郎,不但成為了此刻的救贖,也在未來成為第五次聖杯戰爭的最終勝者。
………………………………
無論如何,第四次聖杯戰爭【劇終】。【合卷、雙手合十
愿逝者安息。

PS:對了,金閃閃被聖杯黑泥洗禮後得到了肉身,真想知道這傢伙十年來怎麼過的……
line

Fate/Zero第三卷感想

第三卷該哀歎的人物有兩個,第一個無疑是Lancer迪盧木多(名字好繞口),第二個則是切嗣。
Lancer的確可悲可歎,生前由於與自己效忠的王的未婚妻私奔了,最後死於王手。這次好不容易被召喚出來想要一盡忠義,結果還是重複歷史的悲劇。
只要實現了Master的願望,自己的願望就也算實現了。
這樣期盼的Lancer還真是可憐。由於要消滅Caster而毅然決然的折斷了自己的寶具之一“必滅的黃薔薇”,從而使Saber的左手能完全解放。然而,加上Master的未婚妻愛上身為Servant的自己,導致Master和Servant之間的不信任,這樣不可控力的因素在裏面。最後,這兩個條件的齊全使得切嗣的陰謀得逞,他重新獲得一枚追加令咒的的Master凱奈斯爲了救自己落在切嗣手裡的未婚妻,使用令咒對Lancer下達了自殺的指令。
毫無預兆,就這樣突如其來的,被自己的“破魔的紅薔薇”刺中,Lancer飲恨而終。
往復的命運。悲情的英靈。
難道眼角長了一顆黑痣是他的錯嗎?難道女人們自甘自願地陷進對他黑痣的迷戀是他的錯嗎?難道要贏得這場聖杯戰爭非做去痣手術不可嗎?(喂
至於切嗣,可以說,這場戰爭中無人比他更嚮往聖杯,他要獲得聖杯的慾望是最為明確而純粹的。對比之下,其他Master不是在胡鬧就是在亂入。
然而,他從一開始就註定悲情。
包括他謀求聖杯的願望。爲了拯救世界,不擇手段,甚至不惜成為“惡”。
包括他召喚的Servant——Saber。傳說中的亞瑟王,竟然是個妙齡年華的少女,由此而來的對她所背負的期望與命運產生極端排斥,註定這對Master和Servant無法互相理解。
在實例中的體現就是,想要正大光明與Lancer一決勝負的Saber,以及從背後使用伎倆根除Lancer及其Master的切嗣。
——果然要苦逼。
價值觀念不一樣的人們終究無法指責對方的做法,那邊是對,那邊是錯,誰又有個明確的答案呢?
虛淵玄這個傢伙就是喜歡這樣,一開始美好的描述令人產生“大家都是好朋友”的錯覺,後面慘得覆天覆地。而且絕不給於喘息的機會,連環必殺。
以下照例是金閃閃時間。
這卷加上卷我應該看到三次以上的形容他的眼神“淫靡而邪惡”,喂喂,閃閃你到底是開多大的水龍頭啊,淫靡邪惡像關不住的閥門直往外漏啊……【癱
總覺得三王酒宴之後,閃閃看Saber就像在視覺QJ一樣,讓人忍不住拍案。(雖然從FZ到FSN也僅僅只能視覺QJ一下啦
……倨傲、狂妄、強盜邏輯,完全不懂得收斂。導致他自己被Berserker擊墜的時候讓人禁不住拍案大笑,不知道你被瘋狗咬到是什麽樣感覺呢,閃閃?\(∩_∩)/
最神奇的是這個傢伙居然慫恿綺禮去搶奪聖杯(其實一點也不神奇啦),而綺禮這傢伙,不但救了視時臣為死對頭的雁夜,還在重新得到令咒的同時背叛了時臣。
唉,時臣,有這麼個同伴和你那個妙奇的Servant金閃閃在身邊,其實你才是苦逼中的戰鬥機吧……看你是優雅大叔好歹還對你有點期待,結果……算了,看來你也不過是綺禮和切嗣命運邂逅的踏腳石罷了。【攤手
對了,說到雁夜嘛,被騷老頭用嗶蟲附體了(PS:而且還是奪取櫻純潔的那隻哦)嘛,早知道這樣你還不如娶了櫻算了,好歹還不會讓櫻被那種噁心的蟲子……
以上,第三卷感想【完】。
line
line

line
星霄
line
魔女

贝伦卡丝泰露

Author:贝伦卡丝泰露
 
院長様の天書へ
       ようこそ   
   ~\(*’▽‘*)/~

★自分紹介:
管理人:贝伦卡丝泰露(寒星瀛瀛)
ニックネーム:
  if(you come from 9sun)
    小公主,瀛瀛,星星;
  else
    兮兮,叉叉,XX;
年齢:永遠の3歳
興味:夢/ゲーム/音楽/探偵小説
ゲーム:幻想水滸伝シリーズ/EVEシリーズ/O・TO・GI
唱見:じゃっく
声優:緑川光
芸能人:AYUMI/ARASHI
歌姫:志方あきこ/小鳥遊マコ/島宫えい子
音楽団体:MiddleIsland

line
分典
line
咒缚
line
腹语
line
转生
line
无限

与吾相亲相爱吧(成为好友)

line
操返
line
巡礼
line
sub_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