姫様の鎮魂歌 全世界至此剧终

全世界至此剧终

日光从微开的车窗上方缝隙溢进来。
那一瞬,仿佛什么东西蔓延着直触心底。
是柔情款款的温暖。

我在思念某年九月末夏的阳光。
我在思念一个人。

只有这个人,让我曾想过“如果她喜欢的是我爱的人,那也好”。
阳光微醺,树影婆娑。
真可惜。

我很难记起第一次认识这个人之时,是怎样的相遇,用怎样的表情,说怎样的台词。
在我们分到同班之前我便见过她。
印象可以用三个字概括:妹妹头。
而之后的一直一直以来,她在我梦中又只有一个形象:头发梳得短短,假小子。

我们曾经彼此讨论许多梦境。
关于三个人的奇遇。
一条冥河永远在我梦境里流淌,而只要我们在一起,总是所向无敌。

有一天,终于她不再是一直以来的模样。
在那条涓淌了很久的冥河前,出现一片沙滩,我缓步走去,她迎面走来。
我们擦肩而过,却只冷淡的对视一眼。
我倨傲,不回头,我倔强,固步自封。

只一眼。
……只需要一眼。
全世界至此剧终。
 
有时候会想,到底是没心没肺地写很多很多好,还是能隐晦则隐晦的暗语好?
很多人写日志是给自己看的,翻来覆去的让心口的伤曝晒,直到终有一天不再心疼。
我写日志说不上是给谁看的……
对绝大部分而言,我写完就不会再多看它一眼。
或许这样的日志写在一张纸上撕掉比较痛快吧?
人大概确实是喜欢“心痛”的感觉的,已经到了一种并不是因为难以抉择而犹豫不决,而是因为喜欢心痛而维持暧昧与僵化。
小时候做题,我向别人询问的最多不是思路而是是基本概念,我总是疑心着“难道这或多或少说明我语文水平不行”?
事实上又不是那么回事,嘛,大概吧……
啰嗦这么多行我到底想说什么啊!其实不是一句话就解决了咩。
别人不说清楚我就难理解,难理解就胡想瞎想,而自己又是个不喜欢做事托儿带口拖泥带水的人所以吧唧吧唧斩得一干二净岂不干脆!?
买送给别人的礼物也是意外的随便,不一定非要挑生日那天送,非等到那天说不定我还没准备好呢,买东西看到适合某某人却管它是不是谁生日一阵乱送……
今天在逛天涯的时候看到有人在8“你的同性朋友为你做的最感动的事”。
“我先说自己的吧,男,25年交情,从小一起长大的!98年的时候他出国留学,一去就是5年,中间从来没回来过!03年回国的时候,我们又见面了,他带了个大包来找我,拿出来五样东西,ps游戏机,zipoo打火机,一瓶洋酒,几条香烟,一件皮衣对我说‘这是每年你生日的时候我都会在外面给你买的礼物,我从来没忘记过你的生日,5年5样,怎么样够意思吧!’那一霎那我承认,妈的,我差点爱上他了,太感动了!”
想起自己抽屉里也放着三件想要送给某个人的礼物,却因为老是“忘了”“忘记带”“你生日的时候我碰不到你”“今年忘了明年这个时候一起吧”这样那样傻瓜一样的理由没有交给对方。它们未必十分珍贵,但在购买它们的时候,我却总在揣测收到那个人脸上会是怎样微笑大笑或者囧笑的表情。
从现在看来大概不会有以后当面送出那一天了,今年我甚至没有对对方说“生日快乐”。
于是某天我又开始神经兮兮地盘算着索性每年塞一个存它一箱子,以后打包EMS寄过去,然后莫名其妙放弃这个计划。
既然不想有或转身或回头的意愿,就不要给予对方希望。
世事总是变化无常就像双子座的心情,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开始了解双子座之所以重过程不重结果的原因是对他们来说每分每秒都是结果,无数的结果串联起来演变成了过程。
而有些既定的结果,譬如生死,既已注定,who cares?

theme : 絕望の真実
genre : 日记心得

line
line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line
line

line
星霄
line
魔女

贝伦卡丝泰露

Author:贝伦卡丝泰露
 
院長様の天書へ
       ようこそ   
   ~\(*’▽‘*)/~

★自分紹介:
管理人:贝伦卡丝泰露(寒星瀛瀛)
ニックネーム:
  if(you come from 9sun)
    小公主,瀛瀛,星星;
  else
    兮兮,叉叉,XX;
年齢:永遠の3歳
興味:夢/ゲーム/音楽/探偵小説
ゲーム:幻想水滸伝シリーズ/EVEシリーズ/O・TO・GI
唱見:じゃっく
声優:緑川光
芸能人:AYUMI/ARASHI
歌姫:志方あきこ/小鳥遊マコ/島宫えい子
音楽団体:MiddleIsland

line
分典
line
咒缚
line
腹语
line
转生
line
无限

与吾相亲相爱吧(成为好友)

line
操返
line
巡礼
line
sub_line